北魏孝文帝革新

北魏孝文帝革新,俗称孝文汉化,是指在南北朝时期的北魏孝文帝在位时所推广政治革新。其首要内容是汉化运动,包含推广均田制和户调制,革新官制和律令,迁都洛阳,改易汉俗等。

vwin :首页
首要人物

前史布景

鲜卑族是我国前史上一个陈旧的北方民族,拓跋部是鲜卑族活动在大兴安岭北端东麓一带的一个分支。拓跋部不断南迁,在西晋时,部落领袖拓跋猗卢因为协助其时朝廷抗击刘渊、石勒有功,被皇帝封为代王,树立了代国。但不久,代国被鼓起的前秦所灭,拓跋部的前史也暂时的中断了。淝水之战后,前秦控制割裂,拓跋部的拓跋珪趁机复国,举行部落大会,即代王位,并改国号为魏,称皇帝,史称北魏。尔后几代北魏控制者都致力于一致,发起吞并战役,先后灭掉了北方的大夏、北燕和北凉,于439年一致了北方。

五胡乱华今后,终由鲜卑族的拓跋氏一致华北,树立北魏,其时北魏历代君主都已注重汉文明之学习。到北魏孝文帝一代,已有冯太后与朝臣李冲的革新,树立均田制,从头树立以农业为主体的大帝国。因为孝文帝由属汉族的冯太后抚育,受汉文明影响较深,即位后才有日后的汉化方针。

在民族降服的进程中,北魏控制者对各族公民实行了民族轻视和严酷的民族压榨方针,在降服战役中也常常呈现张狂的民族屠戮,民族对立不断激化(革新的必要性)。到了北魏中期,民族对立虽已日趋平缓,但因为控制阶级过度的克扣和压榨,阶级对立也日益尖利起来,农民起义年年迸发,特别是公元445年(和平真君六年)在陕西杏城的卢水胡人盖吴领导的起义,发起了十余万大众参与起义,北魏政府派出6万马队前来打压,控制者拓跋焘亲临指挥,终究盖吴被叛徒杀戮,盖吴起义失利了,却使北魏控制者遭到了极大的轰动。

公元471年(皇兴五年),拓跋宏即位,是为孝文帝。尔后,农民起义依旧有增无减,而朝廷严酷的打压非但没有停息公民的起义,反而激发了更多对立和奋斗。为了平缓社会对立和民族对立,冯太后孝文帝先后进行了一系列的革新,统称为孝文帝革新。 

革新办法

政治

整理吏治

公元472年(延兴二年),政以久任,满一年升官一级;治绩欠好的即便就任不久,也要遭处处分,甚至降级。

革新税制

公元475年(延兴五年),为改动曩昔州、郡、县争收租调的紊乱局势,政府确认只能由县一级征收,征收时制止运用大斗、长尺、重秤。

颁俸禄制

公元484年(太和八年),公布俸禄制,声明俸禄以外贪赃满一匹绢布的处死。次年颁行的均田令中,又规则当地守宰能够按官职凹凸给必定数量的俸田。所授公田禁绝买,离任时移送下任。 

革新官制

太和年间,议定百官秩品,分九品,每品又分正、从。从品为北魏之创始。十九年,又依照家世、官爵等规范,将代北以来的鲜卑贵族定为姓、族,姓为高,族次之,其间穆、陆、贺、刘、楼、于、嵇、尉八姓,“皆太祖已降,勋著当世,位尽王公,灼然可知者,且下司州、吏部,勿充猥言,一起四姓。”所谓四姓,一说为华夏汉族高门崔、卢、李、郑,一说为汉族甲、乙、丙、丁四种郡姓,后者似为确。班定姓族,使鲜卑贵族与汉士族得以进一步结合。

迁都洛阳

为了便于学习和承受汉族先进文明,进一步加强对黄河流域的控制,拓跋宏决计把国都从平城(今山西大同市)迁到洛阳。为了这个,他怕大臣们对立迁都的建议,先提出要大规模进攻南齐。有一次上朝,他把这个计划提了出来,大臣纷繁对立,最剧烈的是任城王拓跋澄。孝文帝很动火说:“国家是我的国家,你想阻遏我用兵吗?”拓跋澄辩驳说:“国家虽然是陛下的,但我是国家的大臣,明知用兵风险,哪能不讲。”孝文帝想了一下,就宣告退朝,回到宫里,再独自召见拓跋澄,跟他说:“厚道告知你,刚才我向你发火,是为了吓唬咱们。我真实的意思是觉得平城不是个用武的当地,不适宜革新政治。现在我要推陈出新,非得迁都不行。这回我出动军队伐齐,实际上是想借这个时机,带领文武官员迁都华夏,你看怎么样?”拓跋澄茅塞顿开,立刻赞同魏孝文帝的建议。

公元493年(太和十七年),魏孝文帝亲身带领步卒马队三十多万南下,从平城动身,到了洛阳。正好碰到秋雨绵绵,足足下了一个月,处处路途泥泞,行军发作困难。可是孝文帝依旧戴盔披甲骑马出城,指令持续进军。大臣们原本不想出动军队伐齐,趁着这场大雨,又出来阻挠。孝文帝严厉地说:“这次咱们劳师动众,假如功败垂成,岂不是给后代人笑话。假如不能南进,就把国都迁到这儿。诸位以为怎么样?”咱们听了,面面相觑,没有说话。孝文帝说:“不能优柔寡断了。赞同迁都的往左边站,不赞同的站在右边。”一个贵族说:“只需陛下赞同中止南伐,那么迁都洛阳,咱们也乐意。”许多文武官员虽然不赞成迁都,可是传闻能够中止南伐,也都只好表明支持迁都了。 孝文帝把洛阳一头安排好了,又派任城王拓跋澄回到平城去,向那里的王公贵族,宣扬迁都的优点。后来,他又亲身到平城,招集贵族老臣,评论迁都的事。平城的贵族中对立的还不少。他们搬出一条条理由,都被孝文帝驳倒了。最终,那些人真实讲不出道理来,只好说:“迁都是大事,到底是凶是吉,仍是卜个卦吧。”

孝文帝说:“卜卦是为了处理疑问不决的事。迁都的事,现已没有疑问,还卜什么。要管理全国的,应该以四海为家,今日走南,明日闯北,哪有固定不变的道理。再说咱们上代也迁过几回都,为什么我就不能迁呢?” 贵族大臣被驳得哑口无言,迁都洛阳的事,是效法先祖的美事,就这样决议下来了。 

经济

行均田制

公元485年(太和九年),公布了均田令,对不同性别的成年大众和奴婢、耕牛都作了翔实的受田规则。授田有露田、桑田之别。露田栽培谷物,不得生意,七十岁时交还国家。桑田栽培桑、榆、枣树,不须交还国家,能够出卖剩余的部分,买进缺乏的部分。还授土地时对老少残疾鳏寡都给予恰当的照料。 

创三长制

公元486年(太和十年),以三长制替代宗主督护制,选用邻、里、党 的乡官安排,按捺当地豪强庇荫很多户口。 

革新租制

公元486年(太和十年),孝文帝对租调准则也进行了相应的革新。新租调规则以一夫一妇为征收单位,每年交纳帛一匹,粟二石。十五岁以上的未婚男女,从事耕织的奴婢每八人,耕牛每二十头的租调,别离相当于一夫一妇的数量。

文明

禁胡语

孝文帝施行汉化中最重要的方针,行将言语改动,规则不再说鲜卑复合语,而须改说单音节的汉语,《魏书‧咸阳王禧传》记载孝文帝言:“今欲断诸北语,一从正音。其年三十已上,习性已久,容不行猝革。三十已下,见在朝廷之人,语音不听依旧;若有故为,当加降黜。”

改汉姓

孝文帝指令把鲜卑族员的姓氏(通常是复姓),改为单姓。以下是一些比如:

拓拔(皇族)→元姓

独孤→刘姓

丘穆棱→穆姓

步六孤→陆姓

贺赖→贺姓

贺楼→楼姓 

孔子

孝文帝迁都洛邑后,当即指令赶紧建筑孔庙祭孔。又给予孔子后嗣土地与银钱,让他们能够持续祭祀这位先人。 

影响

孝文帝所推广的汉化革新办法有利于平缓阶级对立,为社会经济的康复和开展发挥了积极效果。

于曹魏时创建的九品中正制在西晋时现已变成了从世家大族中选拔官吏的局势,并演化出了士族与庶族两大社会阶层,“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之名言,便出于此。

因为鲜卑族自身并未得深邃的文明素质,没有独立的政治革新思维,导致一味照搬此前的汉族政权方针,也就承继了这一现已严峻影响社会开展的门阀准则。《魏书‧官氏志》记载:“有三世官在给事已上,及州刺史、镇大将,及品登王公者为姓……而有三世为中散、监已上,外为太守、子都,品登子男者为族。”使门阀准则由魏晋进一步延伸到了南北朝时期,直到隋朝树立科举准则时刚才废止。

孝文帝革新成功的原因之一是其时胡人大都已能讲汉语,且穿汉服,仅仅还能说胡语、还穿胡服,这一革新仅仅加快了风俗改易的进程。 

点评

正面

1、北方社会经济有了显着开展:农业出产工具得到改善,兴修水利、开垦荒地,粮食产量增多,畜牧业得到开展。手工业出产日益活泼,商业活动也日趋活泼。

2、政权封建化加快:迁都洛阳今后,鲜卑控制者承受了汉族先进文明准则,大大加快了北魏政权的封建化进程,对北魏社会政治日子甚至整个我国前史发生了深远的影响。

3、促进了民族的沟通和交融:北魏孝文帝革新不只平缓了民族对立,稳固了封建控制,更促进了民族的大交融,为完毕长时间割裂局势,从头走向国家一致奠定了根底。促进了民族大交融。

孝文帝的革新是北魏政治、经济开展以及鲜卑族进一步封建化的必然成果。但从另一方面,孝文帝的革新也促进了北魏政治、经济的开展,表现了民族交融的巨大效果。鲜卑族用武力降服了汉族及其他少量民族,但却不得不被汉族较高的文明所降服,并从中吸收了汉族文明精华,愈加促进了自身的开展、稳固了封建控制。一起汉民族也从中吸收了鲜卑族文明中优异的部分,使自己的开展更为完善。

孝文帝的革新表现了民族交融的巨大推进效果。整个中华民族的文明便是各个民族不断沟通、交融所发生的,中华民族是一个咱们庭,咱们应该具有高度的民族凝聚力与民族情感,懂得民族间的尊重与和睦。但是孝文帝的革新也遇到了鲜卑旧贵族的剧烈对立,在孝文帝的坚决打压下才确保了汉化方针的推广,稳固了革新的效果,由此也可见孝文帝革新的勇气与决计以及登高望远的革新眼光。

负面

一度因革新而强盛的北魏王朝,在孝文帝身后仅30余年便敏捷地土崩瓦解,走向消亡了,这现实自身就很天然会引起前史学者对孝文帝革新(尤其是他的汉化办法)的效果与含义进行深层次的考虑,并构成不同的观念。因而,对孝文帝革新持否定态度者也不胜枚举(虽然仅占少量)。早在古代,批判孝文帝汉化方针的言辞就多见于有关典籍,马端临、叶适、王夫之、赵翼等人均在自己的作品中呵斥孝文帝迁都洛阳、推广汉化,是“好名慕古而不实见国家大计” ,着重“国势之衰,实始于此。一传而宣武,再传而孝明,而鼎祚移矣” 。指出孝文帝是典型的虚伪之徒,“拓跋宏之伪也,儒者之耻也。夫宏之伪欺人而遂以自欺久矣” 。

今世,对孝文帝汉化革新持否定定见的论著显着增多。陈汉玉《也谈北魏孝文帝的革新》(《我国史研究》1982年第4期)、郝松枝《全盘汉化与北魏王朝的速亡──北魏孝文帝革新的经历与经验》(《陕西师范大学学报》2003年第1期)、赵向群等《孝文帝的汉化方针与拓跋民族精神的损失》(《许昌学院学报》2003年第6期)等论著,便是其间的代表者。

其首要观念是:一是孝文帝革新的思维和内容是康复礼乐,是“陈腐的儒化”,“消沉的汉化”,学来的首要是汉文明的糟粕,汉人的烦琐迂腐。二是孝文帝的革新不光没有复兴北魏,反而加快了北魏国家和拓跋民族的衰亡。以为孝文帝汉化革新,丢掉的是拓跋的利益──勇武质朴,削弱了北魏的军事力量,这是孝文帝终不能强壮魏国的重要原因。三是孝文帝推广的不加扬弃的全盘汉化,尤其是大定族姓,移植门阀士族准则,这使得尚无文明沉淀的鲜卑拓跋贵族敏捷堕落,这严峻消蚀了北魏控制者的锐气与生机,激化了社会对立与抵触,致使北魏控制敏捷由盛转衰,归于消亡。总归,孝文帝的汉化革新不适合北魏国家的国情和族情,是北魏政治危机的初步,北方的革命性彻底被南边的虚腐性所替代,其经验是极端深入的。 


    人物解密别史百科